发布供应信息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热门话题 » 正文

不能仅靠市场机制来化解“民工荒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0-11-30  作者:中国红薯网  浏览次数:2018
核心提示: 春节将至,随着大量农民返乡过节,从去年6月份起就已经为“民工荒”问题困扰不已的珠三角沿海地区的中小企业主们,当下更是陷入“无人

    春节将至,随着大量农民返乡过节,从去年6月份起就已经为“民工荒”问题困扰不已的珠三角沿海地区的中小企业主们,当下更是陷入“无人可用,连订单都不敢接”的境地。目前在广东省东莞市,99%的企业招工困难;在中山市,企业用工缺口已超过3万;在广州,一些岗位出现结构性的缺工,主要集中在制造业的普通工人和餐饮服务业。作为这一地区的支柱产业之一,目前广东玩具行业特别是以加工贸易为主的企业,有的用工缺口甚至高达50%以上。

  农民工就业问题一直是媒体关注的敏感话题,从数年前就开始屡屡出现的珠三角地区季节性用工短缺,到去年金融危机背景下的“农民工提前返乡”,再到如今的新一轮“民工荒”,我们都可以在各大媒体上阅读到详细的报道。从表面上看,经济回暖、订单回升是此次民工荒的导火索。

  但背后的根本原因,是这些地区过低的工资,对农民工特别是年轻的农民工越来越没有吸引力。

  针对这些情况,有舆论认为,现在正是到了一个调整农民工薪酬待遇的大好时机。近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呼吁改善农民工的用工待遇,却始终收效甚微,现在农民工们用脚投票,把企业主们“逼”到连订单都不敢接的境地,为了吸引工人,提高工资标准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;还有一些经济学家就此指出,不建议“地方政府采用行政手段来干预民工荒”,这些观点认为,劳动力市场的价格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,应该让市场来调节这些生产要素的价格,使之趋于一个合理的水平。

  应该说,这些观点本身是有一定道理的。但是,眼下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却并不像人们预想的那样顺畅。据媒体报道,虽然几乎所有东莞企业都在大喊缺工人、招工难,但工资待遇并没有相应提高。几乎所有企业的底薪都是每月770元,而这正是2008年4月1日东莞开始执行的最低工资标准。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东莞对该市厚街、长安、高镇多家服装、电子、鞋业等企业的调查结果显示,除了位于高镇的日本电产(东莞)有限公司给予员工的月基本工资为800元、略高于当地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水平外,其余接受调查的企业都是按照东莞市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770元/月的标准支付员工底薪,甚至比内陆的一些城市还低。这样的情况让很多求职者都看不明白。

  看不明白的还有市场,因为市场机制不是万能的。从去年6月份起,珠三角地区的“民工荒”问题就开始凸显,延续至今已有半年多的时间且愈演愈烈,市场机制始终没有真正意义上发挥起调节作用。笔者曾就这一现象和几位深圳的中小企业主讨论过,他们都表示,如果只是微调工资,对工人的吸引力不大,若要较大幅度地提高,企业也承受不起。而且,因为对未来的形势始终抱有不确定感,他们担心如果现在把工资水平提上去了,来年订单减少,但是工资水平也降不下来了。

  由此看来,企业打的算盘和经济学家们考虑问题的方式并不一致,尤其是在劳动密集型仍旧占据主要力量的珠三角地区,当其“腾笼换鸟”的经济结构调整尚处于起始阶段时,当金融危机的阴影并未完全消退时,我们还不能简单地指望靠市场机制的力量去调整工资待遇,解决民工荒问题。更为重要的是,从长远的角度考虑,要想真正吸纳工人留在当地留在企业中服务,仅仅靠工资的调整是不够的。随着大量第一代农民工“卸甲归田”,二代、三代、N代的农民工成为外出务工大军的主力,他们的外出务工诉求在发生巨大的变化,对于劳动环境的要求、对于发展前途的看重、对于市民待遇的呼唤,都摆在和工资待遇同等重要的位置,而这些东西,绝对不是靠企业经营战略的调整、靠市场的自发调节就能实现和满足的。

  据了解,现在东莞市欲提高最低工资标准,遭到了不少中小企业的反对,他们表示在金融危机后其生存本就困难,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后生存压力将更大。从这些情况中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,仅靠市场机制的作用是难以解决农民工待遇过低的问题,如果没有来自政府以至全社会的鼎力支撑,没有一套刚性制度的约束,农民工的自身权益就难以得到更多的保障。仅靠他们用脚投票,亦无法从根本上杜绝从“民工慌”到“民工荒”的恶性循环。

 
 
[ 新闻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